新葡亰网址-496net平台游戏娱乐场官网

您现在的位置:首页 > 新闻中心 > 数字前沿 >

数字出版融合发展刚起步 四大难题待解决

2015-01-30 14:37 作者: 浏览次

 新旧媒体的融合发展已成必然,出版业的数字化转型也是大势所趋。但融合应该怎样融,转型应该怎样转,却始终没有定论。在日前召开的第十届全国网络编辑年会暨数字出版与新媒体研讨会上,与会嘉宾紧扣这两个目前业界最为关注的“痛点”,提出了具备可操作性的建议,并对融合与转型的前景进行预测。
   
    “并非新出现的媒体都称为新媒体,新媒体必须具有互动性!”
    “出版中的新业态不是对旧市场的完全替代,而是整合了新的资源,开辟了新的市场。”
    “数字化转型绝对不等于建网站 复制传统媒体的内容,也不等于开设微博、微信平台、APP等。”


    在《关于推动传统媒体和新兴媒体融合发展的指导意见》出台近5个月之际,一场主题为“融合发展:新媒体、新常态、新机遇”的会议--第十届全国网络编辑年会暨数字出版与新媒体研讨会在北京举行。来自政府、协会、企业的代表,围绕传统媒体和新兴媒体融合发展的现状、问题、对策、前景等话题,进行了深入探讨和交流。
    现状:融合尚在起步阶段
    要点提示:出版领域融合发展现状是专业社领跑,教育社跟随,大众社迷茫。传媒领域融合发展还处在起步阶段,还没有形成相互依托、此长彼长的模式。
    “产业规模不断扩大,数字内容依然偏低,转型升级步伐加快,数字阅读渐成趋势,集聚效应不断增强。”谈到近年来数字出版和融合发展的现状,国家新闻出版广电总局数字出版司产业推进处处长王强用这句话来概括。
    对于出版领域融合发展的现状,王强这样描述:“专业社领跑,教育社跟随,大众社迷茫。”他举例说,首批70家数字出版转型示范单位中有20家出版社,包括15个中央社、5个地方社。15个中央社中有13个专业社(如电子工业社、人民邮电社、中国质检社、中国地图社、知识产权社等),2个教育社。他分析道:“这是因为专业内容更适合做数字化的开发和传播,而且需求相对刚性。教育社的资源积累和资本积累相对都比较雄厚,用户群庞大。但是因为渠道和用户比较特殊,这些社原来不太重视数字出版,不过它们一旦开始重 视和跟随,因为有市场、渠道和资金,进入就比较快。”
    对于传媒领域融合发展的现状,全国政协委员、中国编辑学会会长郝振省更有发言权。近几个月来,他作为全国政协新闻出版界别调查组成员,到上海、湖北、山东等地,考察了八九个报业集团和广电集团。他考察后如是总结:“这些集团在中央关于融合文件的出台前已经着手做了很多工作,在出台之后加强对这个领域的关注、投入和运行,在采编流程再造、组织架构再造、报网一体化发展、主流舆论引导等方面做了多方尝试,取得了一定的成绩。”
    但郝振省指出,从考察中发现,当前传统媒体和新兴媒体的融合之路还处在起步阶段,还没有形成相互依托、此长彼长的模式,新媒体的影响力还远不及传统媒体,不能够与商业网站抗衡;新媒体的产品同质化倾向严重,赢利点、增长点少,没有形成令人欣喜的发展速度,不足以带动集团整体转型;很多单位缺乏对融合发展的顶层设计,移动互联网组织再造和产品流程刚刚开始;复合型人才严重不足,人才向商业网站流失情况严重。
    问题:面临四个困扰点
    要点提示:在融合发展过程中,出版传媒企业面临四大问题:一是版权保护问题,二是体制机制问题,三是资金问题,四是管理问题。
    对于传统媒体和新兴媒体融合发展过程中遇到的难题,各位演讲嘉宾也毫不讳言。
    “考察中发现,最突出、最普遍的问题就是版权保护问题。”郝振省说,在这方面,传统媒体反映突出的问题集中在转载付费过低、网络盗版猖獗、擅自扩大合理使用范围、维权成本过高、侵权赔偿过低等方面。他举例说,近年来国家新闻出版广电总局推动大型门户网站新浪、腾讯等和地方合作,其中以打包付费为主,传统媒体一年能得到几十万、最多几百万元的回报。但传统媒体相对高昂的人员和采编成本与获得费用的份额严重不匹配,可以说是费不抵本。
    对于版权保护问题,中宣部出版局副局长刘建生表示,目前我国版权法规对数字出版的规定有一些,但还不够严谨;我们的加密技术可以在保证数字产品使用过程中不被盗版,已经成型成熟,但使用起来还不够方便和普遍;尤为重要的是,我们的数字资源和产品没有统一的标准,数字产品的通用形式还没有真正完全形成。
    体制机制问题也格外受到关注。“我们在考察中发现,有些报业集团目前是事业身份、企业管理。有的报业集团由于没有进行企业法人登记,导致上市融资寸步难行。还有的虽然转企了,但没有改制,因为没有进行公司化和股份制改造,所以没法和其他公司深度合作。”郝振省说。
    刘建生也坦言,由于我国的各类资源都在不同地域、不同门类、不同部门、不同单位的分割中,要打破体制机制的界限,形成一定范围、一定程度、一定方面的整合集约,建立互兼、互容、共用、共通的数据库大型资源平台,实现跨媒体、跨行业、跨地域的融合,确实有一定难度。所以,他认为,融合发展下一步最重要的是解决体制机制问题。
    另外,郝振省提出,融合发展过程中还存在资金问题和管理问题。当前,传统媒体的赢利能力大为减弱,报业集团广告收入普遍下滑,传统媒体在这种情况下投入新媒体困难很大,希望国家加大政策扶持力度。还有的集团负责人受国资委考核机制所限,对其实现责任目标考核的时间期限与新兴媒体成长的规律不吻合,这在一定程度上也导致他们“有钱不敢投”,或“只能投一些在短期内有收益的项目”,最终导致其融合发展难以有长远规划和顶层设计。
    建议:转型要做好“12345”
    要点提示:传统出版传媒企业要想顺利实现数字化转型升级,应该做到一手(一把手)、两制(容错机制、纠错机制)、三心(信心、决心、耐心)、四全(全员、全流程、全业务、全媒体)、五到位(战略到位、保障到位、投入到位、产品到位、服务到位)。
    对于那些行走在融合发展路上的出版传媒企业,嘉宾们纷纷建言献策。
    “爱思唯尔1962年就开始做电子版数据库,其数据服务平台是十年磨一剑,到第十一年才开始收支平衡,然后才慢慢赢利。”刘建生用爱思唯尔的案例提醒出版传媒企业,进行融合发展实践一定要“有耐心、有韧性,耐得住寂寞”.他还多次强调“内容为王”的原则,“无论做微博、微信还是做微视频、微传播,无论是不动、互动还是移动,无论是单向度还是多向度,内容正确是最重要的前提和原则”.
    在前不久结束的北京图书订货会上,湖北教育出版社有限公司和北京新华君畅文化传播有限公司共同出资500万元成立的北京时代华畅文化有限公司揭牌。郝振省以此为例,鼓励出版传媒企业在开展融合实践时积极探索混合所有制。他认为,要解决体制机制方面的问题,出版传媒单位就要按中央精神,建立现代企业制度,加快两制改造,打造合格的市场主体。在版权保护方面,郝振省认为,要从依法治国的高度,强化国家和社会对版权的法律保护与技术保护。出版企业要对自己的版权财产有一本特别清晰的账,不要“拿着金饭碗讨饭吃”.在资金方面,他希望国家继续加大对融合发展的政策和资金扶持力度。在管理方面,他建议对媒体领导的考核机制进行调整和完善。
    王强认为,要实现数字化转型升级和融合发展,传统出版企业应把握四个原则:内容为本、技术支撑、需求驱动、服务制胜。更为重要的是,应该做到一手(一把手)、两制(容错机制、纠错机制)、三心(信心、决心、耐心)、四全(全员、全流程、全业务、全媒体)、五到位(战略到位、保障到位、投入到位、产品到位、服务到位)。
    分析:“三年时间”贵如金
    要点提示:2014年数字化转型升级获得的财政扶持资金超过10亿元。2015年和2016年,也是国家能够继续给数字出版转型升级投入巨大资金的两年。
    总局与财政部去年联合下发《关于推动新闻出版业数字化转型升级的指导意见》,明确提出要通过三年时间,支持一批新闻出版企业、实施一批转型升级项目。王强据此分析,“《意见》中‘三年时间’这三个字可谓字字千金。可以说,2014年~2016年是新闻出版业数字化转型升级的黄金期。”
    据王强介绍,在已经过去的2014年,77个新闻出版业数字化转型升级项目共获得6.27亿元文化产业发展专项资金支持,加上国有预算资本金在数字化转型升级方面的支持,整个行业2014年数字化转型升级获得的财政扶持资金超过10亿元。2015年和2016年,也是国家能够继续给数字出版转型升级投入巨大资金的两年。对于2015年数字化转型升级的扶持重点,他表示,目前数字出版司正在制定方案,计划将报刊尤其是大型党报党刊作为重点之一,这也是对中央融合发展指导意见的落实。
    国内多家数字出版企业负责人在年会上透露了其在融合发展方面的最新进展,表达了对融合发展前景的乐观展望。
    北京中文在线数字出版股份有限公司董事长兼总裁童之磊在年会上表示,中文在线在15年的发展过程中,探索出全媒体数字出版的赢利模式,业务不仅覆盖互联网、数字图书馆、手机阅读等多个领域,并向纸质书、听书、影视剧、游戏、动漫改编延伸。
    同方知网数字出版集团公司副总经理张宏伟表示,公司一直致力于深度整合挖掘出版大数据和用户行为大数据,建立了全文相似性分析系统、选题策划与协同编纂系统、内容动态重组系统,目前正在进行深度标引、全面XML化和大规模知识元库建设工作。
    北京北大方正电子有限公司数字出版业务部总经理刘长明透露,方正正在进行媒体融合和数字化转型大数据实践,建立了智思大数据基础平台、畅享全媒体新闻业务系统、蒲公英新闻编采大数据支撑平台、基于大数据平台的移动APP矩阵。
    顶层设计
    2009年9月26日国务院发布的《文化产业振兴规划》,在第三部分重点任务中明确指出:“出版业要推动产业结构调整和升级,加快从主要依赖传统纸介质出版物向多种介质形态出版物的数字出版产业转型。”
    2011年10月31日公布的《十七届六中全会决定》,在第六部分“加快发展文化产业,推动文化产业成为国民经济支柱性产业”中明确指出:“加快发展文化产业……加快发展文化创意、数字出版、移动多媒体、动漫游戏等新兴文化产业。”
    2013年8月8日,国务院发布《关于促进信息消费扩大内需的若干意见》中明确提出:丰富信息消费内容,大力发展数字出版、互动新媒体、移动多媒体等新兴文化产业,促进动漫游戏、数字音乐、网络艺术品等数字文化内容的消费。加快建立技术先进、传输便捷、覆盖广泛的文化传播体系,提升文化产品多媒体、多终端制作传播能力。加强数字文化内容产品和服务开发,建立数字内容生产、转换、加工、投送平台,丰富信息消费内容产品供给。
    2014年8月18日,中央全面深化改革领导小组第四次会议审议通过的《关于推动传统媒体和新兴媒体融合发展的指导意见》中指出,推动媒体融合发展,要按照积极推进、科学发展、规范管理、确保导向的要求,推动传统媒体和新兴媒体在内容、渠道、平台、经营、管理等方面深度融合。加强内容建设,创新采编流程,优化信息服务,以内容优势赢得发展优势。
    政策红利
    2010年1月1日,原新闻出版总署发布《关于进一步推动新闻出版产业发展的指导意见》,在第三部分重点任务中明确指出:“发展数字出版等非纸介质战略性新兴出版产业。积极发展数字出版、网络出版、手机出版等以数字化内容、数字化生产和数字化传输为主要特征的战略性新兴新闻出版业态。”
    2010年8月16日,原新闻出版总署发布《关于加快我国数字出版产业发展的若干意见》,进一步明确了数字出版产业发展的目标、任务和保障措施。
    2013年8月,国家新闻出版广电总局联合中宣部和财政部启动中央出版企业数字化转型升级项目,按照“能力建设-产品建设-渠道建设-模式建设”的步骤,支持央企开展转型升级,大力发展新兴出版业务,为融合发展筑牢基础。首批技改项目共投入1.6778亿元,支持了53家央企进行技术改造和升级。
    2014年,支持48家央企进行资源建设的资金达到3.3亿元。
    2014年4月24日,总局与财政部联合下发《关于推动新闻出版业数字化转型升级的指导意见》,明确提出要通过三年时间,支持一批新闻出版企业,实施一批转型升级项目,带动和加快新闻出版业整体转型升级步伐。基本完成优质、有效内容的高度聚合,盘活出版资源;再造数字出版流程,丰富产品表现形式,提升新闻出版企业的技术应用水平;实现行业信息数据共享,构建数字出版产业链,初步建立起一整套数字化内容生产、传播、服务的标准体系和规范;促进新闻出版业建立全新的服务模式,实现经营模式和服务方式的有效转变。
    2014年,新闻出版业数字化转型升级项目共获得6.27亿元(77个项目)文化产业发展专项资金支持。其中,首批数字出版转型示范单位共有28个项目获得支持。
(来源:中国数字出版信息网)

XML 地图 | Sitemap 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