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葡亰网址-496net平台游戏娱乐场官网

您现在的位置:首页 > 新闻中心 > 数字前沿 >

数字出版酝酿新一轮洗牌 民营出版转型经纪人

2012-02-25 11:04 作者: 浏览次

近日,京东商城正式对外推出电子书平台,宣布将采用代理模式、透明结算等方式,加快数字内容引进。这也意味着两大电子书平台当当、京东商城“对擂”局面的形成。伴随着数字出版平台竞争加剧,上游出版企业的转型速度也在加快,不少民营出版商开始向出版经纪人角色转变,国内数字出版领域新一轮“洗牌”正在酝酿。

京东、当当对擂 采用代理模式

京东商城电子书平台上线引发上游出版企业的关注。他们很关心如何和数字平台建立对接关系,并且获得自己的利益。

“和一样,我们都采用了所谓的代理模式。”京东商城图书音像采销部副总裁石涛向记者解释道,代理模式是指出版企业将提供给电子书平台的图书限定一个价格范畴,电子书平台只能根据这个价格范围制定销售的电子图书价格。

记者在采访多家出版企业时了解到,电子书平台销售数据不公开透明,双方分成模式不够清晰,是其对于电子书平台抱有戒心的主要原因。有出版企业负责人甚至向记者直言,电子书销售一年下来挣的钱,还不如几百本纸质书来得快,何况企业还要冒着被盗版、纸质图书销售下滑风险,得不偿失。

对此,石涛表示,为了打消出版企业的顾虑,京东商城电子书平台为每个内容提供商都在后台提供登录查询服务。只要内容提供商用密码登录电子书平台,就能够清晰地看到自己企业所提供的每本电子书的销售价格和数量,进而准确计算出自己应该获得的利润。

在利润分配方面,石涛表示,京东商城和当当网均采用了分成模式。京东商城和内容提供商的分成比例一般是三七或者四六分成,由内容提供商拿大头。

电子书1.0进展缓慢

优质内容争夺战迫在眉睫

京东商城电子书平台虽然有备而来,但百道网CEO程三国提醒,随着用户流量的增加,优质内容将成为平台日后发展最大“掣肘”。

程三国指出,国内电子书1.0进展依旧缓慢,这是制约数字平台的原因之一。“所谓电子书1.0是指畅销的、优质的纸质图书的电子版。现在来看,这个市场基本上没有做起来。”

据了解,目前电子书平台上的数字图书主要有三种来源:出版企业提供的1.0版电子书、网络原创内容以及公版图书。其中,网络原创内容主要付费用户集中在起点文学网等网站,所以在电子书平台销售只能算是稳定;公版图书指版权保护已经过期的图书,电子书平台只需很少一部分钱就能以数字图书的形式销售,但因为内容大多陈旧,并不受年轻人青睐。

“最难的就是1.0版电子书,这些当下纸质图书市场上销售火热的畅销书、常销书是出版企业利润的源泉。”程三国表示。

石涛坦承,电子书平台在内容授权和获取方面的竞争压根没开始,因为所有出版企业都是刚刚起步。“资金不是问题,平台技术解决方案、客户端解决方案也可以改善,那什么是最重要的?还是内容。”

尽管如此,石涛对于未来表示乐观,在记者问及电子书平台何时实现盈利时,他表示,电子书的毛利润很丰厚,能够达到25%-30%,但盈利的前提是,能够卖出一定的数量。

“比如,电子书一共卖了100元,分给出版企业70元,虽然比例很高,但是微不足道。但要卖了10亿元,出版企业分到7亿元,电子书平台分到3亿元。这3亿元,京东商城得卖多少纸书才能挣这个利润。”石涛表示。

上游出版社两难

民营出版率先转型做服务

就在京东商城电子书平台火热推出的同时,上游的出版企业却两头为难。有业内人士戏称,如果出版企业源源不断为平台提供优质内容,势必会影响纸质图书销售,这叫找死;如果出版企业死死捂着优质内容不给电子书平台,大势之下,只能是等死。

华文天下总编辑杨文轩深刻体会到上游内容提供商的苦衷,在他看来,不管是找死还是等死,内容提供商是时候做出改变了。

“此前曾说出一句话,几乎惹恼了所有美国的出版商。这句话是:未来的出版业将只剩下读者和作者。”杨文轩解释道,这句话所表达的意思是,随着数字出版的发展,作者完全可以绕开出版商,直接和亚马逊这类数字平台合作,出版图书、对外发行并获得利益。无形中就铸造了一个作者、数字平台和读者组成的简短产业链条。

“因此可以看到,未来的出版产业链条将越来越短。在这种情况下,内容提供商失去了原有的生存空间,势必要转型。华文天下已经在尝试朝作家经纪人角色转变,未来华文天下将成为出版链条上的一个服务机构。”杨文轩表示,所谓作家经纪人,是指华文天下将不再单一地推出某几本畅销书,而是重点培养年轻作家,并且围绕作家展开包括衍生品、版权合作、内容包装等一系列的营销,有点类似于明星经纪人的概念。如此一来,内容提供商掌握了一大批优秀作家,可以源源不断创造优质内容,提供给数字平台。

由此可见,虽然出版链条越来越短,但却越来越宽。杨文轩强调,在这个越来越宽泛的产业链条上,有的内容提供商成为了平台,例如京东和当当;有的成为了作者服务机构,例如华文天下;有的则成为了读者服务机构,专门为读者挑选图书;有的则专门做衍生产品。各司其职,各取所需。

“这或许将成为未来中国出版业的发展方向,值得上游出版企业思考。”杨文轩最后表示。

(《北京商报》)

XML 地图 | Sitemap 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