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葡亰网址-496net平台游戏娱乐场官网

您现在的位置:首页 > 新闻中心 > 出版观察 >

谈谈王亚非的出版管理哲学

2013-08-28 14:37 作者: 浏览次

和亚非总裁的关系,可谓交往笃深,源远流长。最近一段时间比较关注他的文字,起因是今年的“两会”。他是全国人大代表。两会期间,他有一个关于文化企业实施股权激励的重要提案。提案认为股权激励对于出版传媒业有着特殊的意义,因为与其他行业比较,出版传媒业对人才的依赖性更强,简直可以说“人在财聚,人走财散”。而我也是主张出版传媒企业采用股权激励制度的,以为这种制度合乎产业发展的本性,遵循了产业成长的规律,已为国内外的相关历史所证明。于是我们因“所见略同”而关系更加亲近起来。最近的一次见面,听他介绍了公司经营之道,我深深地感觉到了王亚非和他的团队的经营成就与他本人的经营管理哲学是相辅相成的,是互为表里的。而这也许是安徽出版集团更重要的一笔财富。

比如改革与发展的辩证关系。王亚非认为,改革是发展的动力,发展是改革的目的;要用发展的数据来检验改革的举措(包括政策和策略),用改革的若干步骤来激活市场主体的活力。安徽出版集团在整个经济运行压力很大的背景下取得了相当不俗的业绩。同时,其子公司及整个公司作为市场主体的形象,显得更加“挺拔”和“孔武有力”。这得益于改革与发展的相互关系处理得好,没有发展的果实无法印证改革的效益,不去进行真实的改革,发展则无从谈起。

再比如与“上面”和与“下面”的关系问题。王亚非说,作为一个地方集团的第一负责人,不和省里、中央部委等上面搞好关系是不可以的。搞不好关系,就意味着上层建筑对于经济基础,对于现实生产力的发展难以起到正能量的作用。而搞好这种关系的要领不在于庸俗的招数,而是要求单位领导者要吃透上面的意图,把自己单位想要争取的支持同党和国家乃至地方党政工作的大局联系起来;这种联系在获得上级部门机关充分认可的同时,也给下面,包括集团内部及所服务的特定读者带来了福音,谋得了福祉。那种置上面于不顾,只关注下面,或者只讨好上面而不顾下面的做法都是不可取的。

又比如抓住机遇和发掘机遇的问题。迄今为止,亚非和他的团队几乎抓住了业内每一次改革的机遇,每一次发展的机遇,因而有了这等骄人的业绩和突出的形象。无论是税收返还政策的利用,还是各种基金的使用,他都达到了一种炉火纯青的地步。然而更加让人钦佩的是,他们那种发现机遇,挖掘机遇的劲头。比如,谁能想到发改委公布的国家认定的企业技术中心的彩球硬是被他抢到了手,为集团的与技术融合的规划打下了坚实的基础。另外,上海外高桥地区的自由贸易区,业内外好多人还不知怎么回事儿的时候,他已经捷足先登,获得了一系列优惠条件,而且已经在筹划着利用其中一个较为宽阔的展厅进行世界出版物精品的展销了。我甚至发现了他创造机遇的充足潜力。

又比如,“掌握宏观”与“运作微观”的关系。他自己对我讲,一位出版传媒集团的主要负责人,必须具有把握宏观的能力,能够通过基础性的工作和相关的环节,制订出较为科学的发展战略,这样其发展战略才可能覆盖企业发展的所有领域。所有这些不过是问题的一个方面,还有问题的另一方面,这就是有一种微观操作的能力,这是宏观能力向微观能力的转化,和微观能力向宏观能力的凝聚。而且因为全局在胸,宏观在握,可以淡定从容地面对和处理来自各个方面的“疑难杂症”。这两者是不可偏废的,一位相对成熟的领导者,必须集二者于一身。

还有处理与“市场”和与“市长”的关系、上游与下游的关系等等。总之,王亚非同志的成功实践表明,一位成功的出版集团的掌门人,应该具有自己独特的管理哲学;反过来讲,管理哲学对于一个集团及其掌门人也是不可或缺的,甚至是至关重要的。

(来源 :《出版发行研究》)

XML 地图 | Sitemap 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