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葡亰网址-496net平台游戏娱乐场官网

您现在的位置:首页 > 新闻中心 > 出版观察 >

上市书企资金投向了何方?

2012-03-24 09:44 作者: 浏览次

早在2011年10月中旬,包括上市书企在内的文化传媒上市公司因“文化大繁荣大发展”成为中央决定后走出了一波高亢的行情而备受人们关注,年后《国家“十二五”时期文化改革发展纲要》、《关于加快出版传媒集团改革发展的指导意见》的相继出台,加上业已公布的中文传媒、ST源发年报和中南传媒、天舟文化业绩快报都表现不错,这段时间以来总是余波不断,当中尽管起起落落但交投甚欢。不过,除出版发行上市队伍扩容在即,业内人士更关心的是上市书企一年来的资金投向和业绩增长来源。

业外:委托理财似成共识 文化地产局部受挫

梳理一年来各上市书企的公告,笔者发现除了例行发布的季报、半年报和年报外,包括凤凰传媒、中南传媒、时代出版、出版传媒、大地传媒、皖新传媒等在内的上市书企都发布了委托理财的公告,达到目前已上市书企数量的一半以上。正是这一现象的出现,加重了业内人士对出版发行单位上市目的和必要性的反思。

在这一波委托理财风中,尤以皖新传媒的风头最劲,频频出手,就在1月20日,在收回之前2笔共1.6亿元理财产品本益后,又购买了5笔委托理财的营运资金累计为5.5亿元;而随后又于3月14日,在收回之前4笔共计5.2亿元理财产品本益后,再次披露共达5亿元的理财计划,截至当时,过去12个月内用于委托理财的营运资金累计余额为9.1亿元人民币,占该公司2010年度经审计净资产的26.43%。

而在2011年,先是时代出版8月购买了3笔累计1亿元的理财产品,中南传媒则于9月底购买了2亿元的理财产品。而出版传媒、凤凰传媒和大地传媒也都先后通过了《关于公司拟使用自有资金进行投资理财的议案》,只是尚未实施,出版传媒确定的额度是一年内理财资金总额不超过公司最近一期经审计净资产的30%;凤凰传媒的资金使用总额度不超过20亿元(含20亿元),并将目标定位为一年内的低风险银行理财产品,可滚动使用3年;大地传媒则拟使用合计不超过人民币2.5亿元自有闲置资金进行委托理财。而中文传媒的年报显示,投资净收益对业绩增长贡献大是利润增长的原因之一,即公司旗下投资公司参与一些上市公司的定增项目取得1.67亿元投资净收益,比2010年增加1.38亿元。

而曾经风靡一时的文化地产项目,一年过后已是另一番景象:尽管现在仍有多家还在上马文化地产项目,如除旗下的凤凰股份的主业就是房地产外,凤凰传媒日前还审议通过了《关于设置文化MALL事业部的议案》,拟在目前的内部组织架构体系下组建设立文化MALL事业部门,全力推进文化MALL的投资、建设和运营工作;中南传媒运用超募资金建设衡阳市新华文化广场;但也有上市书企或退出或中止或被迫压缩和寻找合作伙伴共同开发。

譬如,皖新传媒的新网工程──安徽图书音像及文化商品经营网点建设项目中合肥图书城(四牌楼)扩建子项目,因合肥市老城区改造以及项目扩建及装修材料价格上涨等原因,其一是由单独建设变更为与中国工商银行有限公司安徽省分行营业部联合建设,二是拟将“新网工程”项目未使用募集资金全部用于该子项目。

新华传媒的情况则是在高估自身能够变革土地属性的前提下,动用了13.2亿元收购成城文化广场项目仅4个月后,就在一家咨询网站挂出转让消息,最后的结果是成立项目公司并引入红星集团,先期仅收回4.66亿元财务成本,其余应付款项8.94亿元由项目公司于每季度按照每年10%的标准向该公司支付财务成本,并且项目公司应于2025年12月31日向新华传媒归还该款项,导致新华传媒2011年以来多次发行债权募集资金用于置换部分流动资金贷款并充实生产经营所需的流动资金。出版传媒为投资辽宁体验式文化广场建设项目,先是终止了对北方图书城北方区域出版物连锁经营体系项目和辽宁北方出版物配送有限公司增资项目中的亚马逊-卓越网专区建设项目、电子商务平台升级改造项目的投资,最终也因资金不到位和政策因素最终终止。此外,继年初转让文轩置业、文轩物流和文轩幼教等非主业资产之后,新华文轩再度以1.18亿元的价格转让其持有的房地产企业成都鑫汇实业有限公司28.5%的股权。

业内:教材仍是看家宝 数字未来成战壕

而在主业内,上市书企一年来的公告和年报透露的热点依然是教育出版和数字出版,前者犹如上市书企的看家宝,后者则被视为角逐未来的利器。有意思的是,每每涉及与其他单位合作的资金投向,这两块内容几乎是形影相随。

譬如ST源发日前公告透露,长江出版传媒股份有限公司与志鸿教育集团3月16日签署了战略合作协议,将在双方都具有资源优势的教学辅导读物、农家书屋、中小学图书馆装备等领域,通过共同投资、共同研发、共同推广、分区域经营的方式展开合作;双方同时确定积极探讨在数字出版方面和资本运作层面的合作。无独有偶,凤凰传媒最近发布的公告也透露出同样的信息:先是3月7日审议通过了《关于对海南凤凰实施增资以整合海南教材出版发行资源项目的议案》,拟通过向海南凤凰新华发行有限责任公司增资扩股的方式进一步整合海南省教材出版资源,实现海南省内出版发行产业链的一体化经营,扩大海南凤凰的规模和经营范围;为加快实施公司的数字化转型,推进职业教材数字化,又于14日拟对下属全资子公司江苏凤凰职业教育图书有限公司增资8000万元。增资完成后,凤凰职教以7726.5万元增资款受让厦门创壹软件有限公司原股东持有的51%股权,成为其控股股东,其余资金用于补充凤凰职教流动资金。

值得一提的是,看中这两大领域的还不仅仅上述两家,天舟文化2011年在先后使用超募资金成立浙江天舟图书有限公司、北京事业部,参股北京北舟文化传媒有限公司等主业和数字出版项目后,还拟使用超募资金2884万元与中国教育科学研究院共同投资建设教育内容资源研发与服务平台项目;而时代出版2011年以来更是频频出手,除变更出版物物流项目投向北京出版基地项目,与吉林出版集团签署《战略合作框架协议》,双方将以北京为基地,从事出版策划、创意、数字出版研发、数字印刷、发行物流等业务外;又与中国传媒大学签署有关合作协议,拟在新媒体、动漫精品内容联合创作与品牌孵化、新媒体技术与产品联合研发、新媒体技术与国际化新媒体动漫人才联合培养、教学科研成果传播、行业资源共建共享等方面展开全方位、深层次的产学研资合作;今年更是与英国Opus传媒集团签署了《合作备忘录》,将合作对象延伸到国外,双方也是在出版策划、版权贸易、印刷服务、数字出版以及资本运作等方面展开合作。

不过,让人迷惑的是,面对同样的市场状况,时代出版与出版传媒两家的控股股东对自家上市公司的股票态度迥异,前者这两年来多度增持,每次增持幅度还不小,后者则在今年年报“窗口期”到来前两度减持,或许正透露出各自对书业未来的预期吧。

(《中国图书商报》2012年3月23日)

XML 地图 | Sitemap 地图